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32節

楚王殿下此刻也不知道為何,要這般刻意的跟她解釋,解釋不是寒逸塵所為?

花夙揚聽著他的話,也是怔住,師兄是腦子壞掉了嗎?這種時候,竟然還解釋不是寒逸塵所傷。

而且還把一切責任都攬到自己的身上,師兄呀,你確定你那腦子沒有受傷?

“我看一下傷口。”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不知道傷的怎麽樣?

楚王殿下與花夙揚紛紛一愣。

“可兒,不用了,夙揚已經給本王上了藥。”楚王殿下連連阻止。

“是呀,我已經給師兄上了藥,沒什麽大事的。”向來惟恐天下不亂的花夙揚難得好心一次。

“竟然如此,何必瞞著我。”秦可兒略帶氣惱的望向他,說話間,手已經快速的伸向他,不由分說的解著他的衣衫。

楚王殿下想要阻止,想要握住她的手,隻是,對上她那明顯的多了幾分怒意的眸子,僵住,那想要攔她的手,硬是沒有提起來。

好吧,天不怕地不怕的楚王殿下,這一刻是真的害怕的。

花夙揚呆愣,看著楚王殿下的神情,一時間徹底的無語,好吧,他從來還沒有見過師兄這般聽一個人的話。

這秦可兒絕對是師兄的克星。

秦可兒解開他的衣衫,看到他那滿身的傷時,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一時間,那握著他衣衫的手,都忍不住有些發顫。

那滿身的傷,幾乎都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地方,而有些傷口甚至還滲出了血。

“楚王殿下,你能解釋一下,寒府的人是如何的把你傷成這樣的嗎?”秦可兒的臉一瞬間冷到了極點,聲音中也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

她就不明白,以楚王殿下的身手,寒府人的怎麽可能會把他傷成這樣。

楚王殿下驚滯,望著她那一臉的冰冷,一時間竟然不敢再有絲毫的隱瞞,暗暗呼了一口氣,唇角微動,“當時,本王忘記抵抗了。”

聽著他這話,花夙揚差點載倒,忘記抵抗,請問,誰會有那樣的情況下忘記抵抗呀。

師兄,你就不能編一個好點的理由嗎?

秦可兒望向他,一雙眸子輕閃,唇角微抿,沒有再說話,雖然他這話聽起來模棱兩可,但是,她已經明白是怎麽回事了。

隻怕,他當時去找她,舅舅攔著,然後,他為了見她,就沒有抵抗吧。

“花公子,幫我拿點藥來。”秦可兒暗暗的呼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突然轉向花夙揚說道。

花夙揚愣住,片刻後才回過神,卻是一臉的錯愕,咦,她怎麽聽到師兄那一句話後便什麽都不問了?

而且,一下子便恢複了冷靜,恢複了平靜?當時,他看到師兄那一身的傷時,都驚的半天回不過神來,她身為一個女人,剛剛卻不見半點的害怕,半點的慌亂,還吩咐他拿藥來。

一時間,花夙揚隻感覺到真的是看不懂她。

不過,卻還是快速的拿來了藥。

秦可兒小心的拆開了楚王殿下身上的紗布,動作小心,卻是異樣的熟練,絲毫都沒有碰到他的傷口。

站在一側的花夙揚眸子微微的眯起,看她這動作,她絕對不是第一次包紮傷口。

楚王殿下也是暗暗的驚訝。

拆開了紗布,更是清楚的看到他這一身的傷,秦可兒心中忍不住的驚怕,若是,當時,這傷再重一點,他會不會就沒命回來了。

想到這些,她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突然的揪了起來,有些痛,有些難受,為他擦藥的手也略略的帶了幾分輕顫。

不過,她還是極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擦藥的動作仍就小心,不見絲毫異樣。

隻是,就在她擦藥的手,移向他的肩膀處時,卻猛然的僵住,一雙眸子直直的盯著他的肩膀,瞬間的僵滯,一時間,隻感覺到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一般,硬生生的冰住。

他的肩膀處,明顯的有排牙齒印,整齊而清晰。

因為,他滿身的傷,剛剛她並沒有發覺,此刻,剛好移到這兒,所以,看的格外的清楚。

她記的,三年前,她當時狠狠的咬了那個男人一口,當時,咬的就是他的肩膀,那位置是絲毫不差的。

而,看著這痕跡,也是極為的吻合的。

那麽,也就是說,他肩膀上的這個痕跡就是她三年前留在他的身上的,也就是說,他就是三年前的那個男人,他就是軒兒的父親。

☆、第84章 楚王找軒兒

那麽,也就是說,他肩膀上的這個痕跡就是她三年前留在他的身上的,也就是說,他就是三年前的那個男人,他就是軒兒的父親。

原本還隻是懷疑,此刻看到這牙齒印,秦可兒已經基本上可以確認了。

真的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這一刻,秦可兒忘記了上藥,一雙眸子隻是直直的盯著他肩膀上的牙齒印,手還微微的發著顫。

“可兒,怎麽了?”楚王殿下感覺到她的異樣,眉角微動,輕聲問道,看到她一直盯著他的肩膀,眸子中隱過幾分疑惑。

突然想起,他的肩膀上有一個牙齒印,那是三年前突然出現的,當時,他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花夙揚還開玩笑說,他可能是被鬼纏身,女鬼留下的。

她為何這麽奇怪的望著那牙齒印,是誤會什麽了嗎?

可是,看她那樣子,似乎並不像誤會,倒像是太過驚訝,驚訝的讓他都無法忽略。

而且,此刻他跟她說話,她似乎都沒有聽到,仍就直直的望著他的肩膀發怔。

“可兒,你?”楚王殿下的唇角微抿,望向她的眸子微微一閃。

“沒,沒什麽?”這一次,秦可兒終於聽到他的聲音,快速的回神,連聲回道,隻是一顆心,卻是再無法平靜,一雙眸子也還是有些忍不住瞄向那牙齒印,她當時肯定咬的很狠,要不然已經三年了,也不可能還這般的清晰。

秦可兒繼續的為楚王殿下擦著藥,隻是那動作明顯的沒有剛剛那般的輕鬆,明顯的有些心神不寧。

“嫂子,你看到師兄肩膀上的牙齒印了嗎?”花夙揚的眸子眨了眨,突然問道,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隱過些許的複雜的情緒,

“啊?!”秦可兒顯然沒有料到花夙揚會突然的這般問,本來緊張的她,猛然的一驚,快速的抬眸,望向花夙揚,那擦藥的手,微微用力,剛好壓在了楚王殿下的傷口上。

痛的楚王殿下暗暗倒抽了一口氣,她卻沒有發覺,楚王殿下眉頭微蹙,硬生生的忍著痛,並沒有出聲提醒她,隻是望向她的一雙眸子中隱過幾分異樣。

“嫂子,你知道師兄那牙齒印是怎麽來的嗎?”花夙揚看到她的反應,眸子快速一閃,唇角微勾,突然問道。

“怎麽來的?”秦可兒的心猛然的提起,望向花夙揚的眸子微微圓睜,那話語問的顯然也急快了些。

秦可兒意識到自己失態,剛剛呼了一口氣,極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慢慢的轉眸,重新望向楚王殿下,卻見她的手正壓在他的傷口時。

他雖然什麽都沒說,但是看那臉上的神情,明顯的有些痛苦。

“對不起,弄痛你了吧?”秦可兒一驚,快速的抬起手,心中暗暗懊惱,她到底在做什麽?

就她剛剛那反應,聰明如他,肯定會起疑,更何況還有一個花夙揚。

“沒事。”楚王殿下忍著痛,微微一笑,隻是想到她剛剛那奇怪的反應,他此刻臉上的笑微微有著幾分不太自然。

“嫂子,關於師兄身上的這個牙齒印,那可就厲害了,三年前,你知道吧,就是三年前,那時候嫂子應該還在京城呢,當時吧,師兄被一個女人、、、、、”花夙揚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欲言又止,似乎是意有所指。

秦可兒聽到他說到被一個女人怎麽著時,眸子驚閃,擦藥的手,再顫,隻是,這一次,她極力的掩飾住了,沒有再表現出太多的異樣,也並沒有再說什麽。

“哼,那女人真是太可惡,若是找到那女人,師兄絕對不會放過她。”花夙揚見她不接話,頓了頓,隻能自己接了下去。

秦可兒聽著花夙揚這話,便知道花夙揚其實也是不知道的,當然,花夙揚當時不在場,楚王殿下自己都不知道,花夙揚又怎麽會知道呢。

花夙揚隻怕是看著她剛剛的異常的反應,想要套她的話。

想通了這一點,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完全的恢複了平時的自然,再不敢露出絲毫的異樣。

“怎知是那女人可惡,楚王殿下這樣的身手,若是他不同意,哪個女人能夠近的了他的身的。”秦可兒明知是怎麽回事,此刻看著虎視眈眈的花夙揚,卻隻能故意裝出一副極為不滿,似乎吃醋的神情。

話一說完,突然的站起身,將手中的藥遞給了花夙揚,悶聲道,“你來擦藥吧。”

那樣子,似乎是真的因為花夙揚的話生氣了。

將那藥遞給了花夙揚,秦可兒便邁步出了房間,一走出房間,便暗暗的呼了一口氣,讓自己那顆心慢慢的平緩下來。

她不知道,若是真的讓他知道了那一切,他會怎麽樣?

隻是,一想起當年他那狠不得將她想要將她碎石萬段的目光,秦可兒就忍不住的驚顫。

再想到,那聖女當時竟然給他用了噬情毒,便不能猜到,他當時有多麽的瘋狂,隻怕是拚了命的想要殺她吧。

“可兒?”楚王殿下回過神來,微微驚滯,她是生氣了嗎?隻是此刻他這個樣子,也不可能追出去。

“嘎?!”花夙揚愣住,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隻是拿著藥發呆,“怎麽了?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生氣了?”

“花夙揚,你去告訴你的新婚妻子,說你被女人咬了一口,看她生不生氣。”楚王殿下冷冷的掃向花夙揚,陰冷中帶著幾分危險的殺意,“快點給本王上藥。”

“切,我不說,她也看到了呀。:”花夙揚那叫一個委屈呀,他真是比竇娥還冤,話語頓了頓,突然望向楚王殿下,難得認真地說道,“師兄,你不覺的,她剛剛看到你身上的牙齒印時,樣子很奇怪嗎?”

楚王殿下唇角微抿,沒有說話,隻是,眉角卻是微微的蹙起,剛剛她的反應的確很奇怪。

“師兄,你說,三年前,咬了你一口,在你身上留下這牙齒印的女人會不會就是她呀?”花夙揚的眸子微閃,略略靠近楚王殿下,“師兄三年前的那個時候,她好像還沒有離開京城呢,好像剛好是被慕容青青陷害的時候。”

“這?怎麽可能?”楚王殿下的身子明顯的一僵,一雙眸子猛然的圓睜,一臉的錯愕,隻是,第一反應,便覺的不可能。

其實,他一直想不通,有人給他身上留那麽深的牙齒,很顯然當時是咬的很深的,為何他一點都不記的呢?

“為什麽不可能呀?你都不知道是誰咬的,又怎麽知道不是她呢?”花夙揚卻連聲反駁,花夙揚的說法,都不知道是誰,那麽就是誰都有可能了。

“當時,本王是在幽潭穀療傷的,幽潭穀你是知道的,外人根本進不去,就連你,沒有本王帶著,都進不去,她不懂武功,沒有任何的內力,更不會輕功,是絕對不可能進去的。”楚王殿下眸子微沉,慢慢的分析著,他倒也希望當年是她,但是事實證明她不太可能。

“哦,也對,就你弄的那地方,不要說是人,就是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花夙揚愣了愣,臉上多了幾分鬱悶,他闖了幾次,都闖不進去。

“師兄,不對呀,按你這麽說,那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進去的,難道真的是鬼?”花夙揚突然想起了什麽,再次望向他驚呼,那神情間還刻意的帶著幾分害怕。

“花夙揚,你可以滾了。”楚王殿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臉色明顯的陰沉,他不說話,能憋死嗎?

“師兄,我要滾了,誰給你擦藥呀,你忘記了,我剛剛可是才把你的王妃給氣走了。”花夙揚此刻還真不怕他,他這一身的傷,藥還沒上好了,能把他怎麽著。

“把可兒喊過來。”楚王殿下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想著她離開時生氣的樣子,終於是不放心,不過卻也知道,她並不是那種小氣的女人,應該不會為了這種事情生氣。

畢竟就算真有什麽,那也是三年前的事情,她應該不會為了三年前的事情生氣。

更何況,那個女人的心思都根本沒有完全的放在他的身上,隻怕根本就不會在意那種事。

“回王爺,王妃剛剛出去了,說要回一趟丞相府。”站在外麵的飛鷹聽到了主子的話,連聲說道。

“嘎?不是吧?真的生氣了,離家出走了?”花夙揚眼睛眨了眨,臉上又漫開他那惟恐天下不亂的幸災樂禍。

“花夙揚!”楚王殿下望向他,一字一字冰冷的聲音如冰錐般的刺骨。

“師兄,我,我給你上藥,上了藥你去把人追回來就行了。”花夙揚連連陪著笑上前,為他上藥,雖知楚王殿下此刻滿身的傷,不能動,但是對上他那驚人的眸子,上藥的手,還是忍不住的顫了顫。

“師兄,你能不這麽看著人家嗎?人家好害怕。”花夙揚擦著藥,不滿的抗議,那聲音聽著實在讓人頭皮發麻。

楚王殿下盯向他的眸子更冷了幾分。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女觀音[揚善] 家養小嬌妻 (快穿)改變劇情的正確方法 大明奸妃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