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28節

那動作隨意,卻更是親密。

“這件事情畢竟是因我而起,所以、、、、”秦可兒怔住,感覺到臉上那遺留的些許的暖意,有些石化,下意識的解釋。

“可兒不必解釋,本王知道可兒對本王的心意就行了。”這一刻,楚王殿下的心中是雀躍的,他以為,她一直都是無動於衷,即便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是不管不理的,卻沒有想到,她就早為他想好了應對的法子。

雖然,他也早就有了應對的辦法,不過,他覺的她這法子更為合適,他的女人想出的辦法,那自然是最好的。

秦可兒的唇角微扯,突然想到,她剛剛都簽了協議,她明天就要嫁給他了,何必再去解釋呀。

秦可兒與楚王殿下,一前一後回到了大殿。

皇上的眸子望向兩人,冰冷中隱著驚人的危險,特別是在望向秦可兒時,那目光似乎狠不得將她穿透了。

隻是,秦可兒卻是一直微垂著頭,神情自然。

清玲公主一見楚王殿下回了大殿,那眼淚便再次開了閘般的流了起來,“本公主該怎麽辦,該怎麽辦?”

特別是在望向秦可兒時,那聲音哭的更為大聲,似乎生怕別人聽不到。

有那一瞬間,秦可兒真的想直接塞住自己的耳朵,這女人的哭聲真的是太恐怖了。

而,秦可兒也發現,大殿中其它的人聽著這哭聲,臉色也都不太好看。

“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楚王殿下自然要負責,明天楚王殿下就與吳月國的公主成親。”皇上此刻一臉的陰沉,聲音中亦是帶著幾分冰冷,說話間,還冷冷的掃了秦可兒一眼。

“民女能不能問公主一個問題。”秦可兒卻是一臉淡然的起了身,抬眸,望向清玲公主,微微一笑。

皇上愣了愣,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在這個時候站起來,不過,卻也想要看看她想做什麽,一時間,並沒有說什麽。

“什麽?什麽問題?”清玲公主顯然沒有料到秦可兒會突然這般的問她,更不明白秦可兒問她的用意,一時間不由的愣住。

“聽說,當時公主的身上留下了一顆那男人衣扣,是真的嗎?”秦可兒的眼睛眨了眨,一臉的無辜,一臉的真誠,不帶絲毫的異樣。

“不錯,當時,楚王殿下的一顆衣扣掉了本公主的身上。”聽秦可兒提到此事,清玲公主突然提高了聲音應著,這可是她最有利的證據。

“那民女能看一下這顆衣扣嗎?”秦可兒心中暗暗好笑,這公主還真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她不會真的以為,就靠那一顆衣扣,楚王殿下就會娶她吧?

“本公主為何要給你看。”清玲公主愣了愣,極為不屑的掃了秦可兒一眼,突然意識到,這樣的場合,這般做有欠妥當,更何況,她手中的衣扣的確是楚王殿下衣服上的,她怕什麽。

“好,你想看,本公主就讓你看清楚。”說話間,便將那一直隨身帶著的衣扣拿了出來。

秦可兒起身,向前,細細的看了一下,突然驚呼道,“不對呀,這不是楚王殿下的衣扣呀。”

她這話一出,整個大殿時頓時沸騰,不是楚王殿下的衣扣?

這是怎麽回事呀?

“可兒,你怎麽就知道這不是楚王的衣扣呀,那衣扣我們都看過,的確是宮中專做的。”淑妃眉頭微蹙,神情間明顯的帶著幾分不滿。

“是,楚王的衣扣的確是宮中專做的,但是,因為皇上為民女跟楚王殿下賜了婚,民女一時興起,便在楚王殿下所有的衣扣中都加了一些其它的東西,但是這顆衣扣上明顯的沒有了呀。”秦可兒一臉無辜的眨了眨眼睛,說的極為的認真,更是極為的自然。

“什麽?你在楚王殿下的衣扣中加了東西?加了什麽東西呀?”淑妃怔了怔,眉頭蹙的更緊,望向秦可兒的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

“也沒什麽,就是一些小女人的心思,民女在楚王殿下的每一個衣扣上都鏽了一朵櫻草花,民女聽一個得道的高僧說過,若是在心愛之人的每一個衣扣中都鏽上這種花,兩個人,就可以一生一世在一起。”秦可兒唇角帶笑,話帶幸福,說的那叫一個生動。

楚王殿下望向她,唇角微扯,她若真有那樣的心思就好了。

隻是,想到這些扣子可是她原來就做好了的?難不成她、、、、、

此刻,楚王殿下的心情異樣的波動。

的確,這些扣子是秦可兒先前就做好了的,鏽的也就是一顆花似花,草似草的樣子,原本就是為了證明公主手中的扣子不是楚王殿下的。

但是,剛剛她既然已經答應了明天要與楚王殿下成親,又看著皇上虎視眈眈,狠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的神情。

秦可兒腦中亮光一閃,便編出了這麽一個生動唯美的故事。

“這?這怎麽可能?”清玲公主顯然沒有想到,一時間愣住,隻是,就算這個女人想那麽做,以楚王殿下的地位與性格,也絕不允許她那麽做吧。

當然,這樣的疑惑,不僅僅是清玲公主有,在坐的每個人都有,都不太相信那種可能。

“若是公主不相信,可以看一下楚王殿下的衣扣呀。”秦可兒微微一笑,神情更是自然。

“哼,她也配。”楚王殿下卻是看都看清玲公主一眼,那話語更是毫不掩飾的厭惡與鄙視。

隨即轉向身側的侍衛,沉聲道,“來人,去把本王府中所有的衣服拿來,交給刑部的夢大人查看。”

很顯然,楚王殿下此刻是較了真的,甚至直接的將事情交給了刑部了。

清玲公主此刻倒是終於止住了淚,一雙眸子望向楚王殿下,怔怔的,一時間似乎回不過神來。

眾人也是紛紛的驚住,不是吧?楚王殿下的還真的讓秦可兒在他的每一個衣扣中都繡了花?

很快的,便有人拿來了一疊的衣服,的確都是楚王殿下平時穿的衣服。那人直接的將衣服拿到了夢大人的麵前。

“的確如秦小姐所言,楚王殿下的每一顆衣扣中都繡了一顆,一顆、、、、”夢大人檢查過後,隨即站起身,一臉鄭重地說道,隻是說到繡了什麽花時,顯然忘記了,一時間說不出來。

“櫻草花。”楚王殿下很是準確,很是自然,卻似乎又帶著那麽幾分驕傲的補充著。

“對,對,櫻草花。”夢大人暗暗呼了一口氣,連連隨著楚王殿下的意思說道,不過,唇角卻是暗暗輕扯,他還真沒有看出,這是什麽花。

眾人聽著楚王殿下這一補充,更是驚的目瞪口呆,看來這事肯定是楚王殿下同意了的。

“所以,公主的這衣扣明顯不是楚王殿下的,公主當時會不會認錯人了,畢竟是晚上,又是在遊船上,公主又沒有見過楚王殿下,怎麽就能夠那般確定是楚王殿下呢。”秦可兒暗暗一笑,突然轉向清玲公主,一字一字地說道。

聽著秦可兒這話,眾人驚的倒抽了一口氣,這女人看著一臉的風輕雲淡,但是說出的這話,卻真夠狠的。

認錯人,若是認錯了人,那這公主隻怕、、、、

“沒有,不可能,不可能的。”清玲公主有些慌了,一隻手突然緊緊的握住了那衣扣。

畢竟,那衣扣是別人給她的,畢竟,那天晚上,也的確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麽事情,所以,她明顯的底氣不足。

“你胡說什麽?公主怎麽可能認錯,那天晚上,明明就是楚王殿下玷汙了公主。”吳月國的太子臉色卻是猛然的一沉,狠狠的瞪向秦可兒。

“那為何,當時那個男人掉在公主身上的衣扣卻並不是楚王殿下的呢?”秦可兒雙眸望轉,望向有些氣急敗壞,顯然還有些慌張的太子,那神情卻更是無辜。

“你?”吳月國的太子一時語結,暗暗的呼了一口氣,這才再次狠聲道,“你這明明假的,是你設計好的,是你要陷害公主。”

“奇怪了,公主拿著一顆所有天元王朝的皇子都會有的衣扣,說是楚王殿下玷汙了她,那就是證據,怎麽楚王殿下的衣扣跟其它的皇子不同,跟公主的手上的衣扣不同,就成了陷害公主了呢?”秦可兒故意的眨了眨眼睛,問的那叫一個無辜,那叫一個真誠。

“你?你?”一時間,吳月國的太子被堵的啞口無言,隻差點沒吐了血。

在坐的一些大臣,本來就覺的這事不可能,為楚王殿下不值的,如今聽著秦可兒這話,唇角不由的露出些許的輕笑。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兩天了,這衣扣有可能是你們後來換上的。”清玲公主憤憤的瞪了秦可兒一眼,突然說道。

秦可兒唇角微勾,勾起一絲淡淡的輕笑,不錯,這公主說的沒錯,她是後來換上的,而且還是剛剛換上的。

但是,這兒可是天元王朝,朝中的大臣對楚王殿下,那可都是十分的擁戴的,此刻,清玲公主竟然當著這麽多大臣的麵,說楚王殿下做假,嗬嗬、、、、、

“什麽意思呀?吳月國的公主是說我們楚王殿下做假嗎?”果然,清玲公主這話一落,一個男人便突然的站起了身,一臉的冰冷,一臉的怒意,身材魁梧,器宇軒昂,一看就是武將出身。

“你拿了一顆衣扣說楚王殿下玷汙你,誰能證明,你們不是誣陷楚王殿下。”

“就這麽點小事,也值的楚王殿下費心思,不自量力。”

“兩國聯姻,本是好事,若是你們想以此來汙蔑楚王殿下,我們天元王朝絕不罷休。”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整個大殿中的氣氛瞬間的變的緊張。

“沒有,沒有,本公主沒有誣陷楚王殿下,當時在東湖的遊船上,楚王殿下的確、、、、、”

“哦,對了,很有一件事情,差點忘記了,公主所說的那天晚上,楚王殿下其實並沒有在遊船上。”秦可兒似乎突然想了起來,輕呼出聲,恰到好處的打斷了清玲公主的話。

“你?你說什麽?”清玲公主一時間差點咬到了自己的舌頭,“楚王殿下不在遊船上?這怎麽可能?”

“是呀,當時楚王殿下根本不在遊船,所以,民女真的很疑惑,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呢?那公主上的印記,公主身上男人的衣扣,到底又是怎麽回事呢?”秦可兒很認真的為她解釋著,神情略帶誇張的驚呼。

清玲公主語結,僵滯,呆呆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怎麽證明當時楚王殿下不在遊船上,就憑你的一麵之詞嗎?”吳月國的太子到底還是有些腦子的,畢竟那人說一切都安排好的,絕對不可能有問題的。

聽著太子的話,眾臣也紛紛沉默,是呀,誰能證明,楚王殿下當時不在遊船上呢。

皇上的眸子微閃,唇角微扯出一絲冰到極點的冷意,唇微動,剛想要說什麽。

“老夫可以證明。”恰在此時,一道洪亮的聲音突然傳進大殿。

聽著這聲音,眾臣的臉色紛紛起了變化,有驚,有怕,更多的卻是欣喜。

皇上怔了怔,一雙眸子中隱過錯愕,卻更隱過幾分擔憂,甚至突然感覺到頭痛。

吳月國的太子聽著那聲音,一張臉竟然也瞬間的黑了一半。

秦可兒的唇角微微輕扯,外公還真是先聲奪人呀,隻是這聲音,就讓這一屋的人變了色。

楚王殿下雙眸含笑,望向秦可兒,意味深長。

話語未落,一道人影便快速的進了大殿。

“老夫可以證明,那天,楚王殿下並不在東湖遊船上,因為,那天楚王殿下在寒府,跟老夫人商量他跟可兒的親事。”寒老爺子的眸子快速一轉,然後落在了吳月國的太子的身上,那話語堅定的讓人無法懷疑,甚至不敢懷疑。

“若是吳月國的太子覺的老夫一個證人不夠,還想要其它的證人,老夫也可以再給吳月國的太子找一個,當時,楚王殿下來寒府提親的時候,剛好國師正在夜觀天象,恰好看到楚王殿下進了寒府的。”寒老爺子的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還不等吳月國的太子開口,合再次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道。

在天元王朝,一個寒老爺子的分量,那已經夠重的,再加一個國師,那麽這件事情任何都不可能再質疑了。

“所以,當時東湖遊船之上玷汙了吳月國的公主的肯定不是楚王殿下,至於是什麽人嘛,那可就真說不準了,所以,吳月國一定要盡快的找出那人,讓她娶公主,否則,公主這名聲可就毀了。”寒老爺子這話語明顯的意有所指。

“是呀,竟然不是楚王殿下,那麽怎麽都不可能再賴在楚王殿下身上,既然連公主自己都不知道是誰玷汙了公主的清白,那楚王殿下更是不可能娶她了。”立刻,便有大臣紛紛符合。

“不錯,不錯,若是如此,楚王殿下是斷然不能娶她的。”

吳月國的太子一臉的陰沉,一臉的憤恨,但是此刻卻是無言可對,畢竟連寒老爺子都出了麵做證,還說可以讓國師出麵做證。

他還能說什麽?

他此刻說什麽都沒有用了。

畢竟,那一切本來就不是真的,也的確是一場陰謀。

清玲公主的臉色更是難看,她早就仰慕楚王殿下,原本以為,可以借這件事情嫁給楚王殿下,卻沒有想到,楚王殿下沒有嫁給,竟然把自己的名聲給毀了。

皇上亦是陰沉著臉,沒有出聲,隻是一雙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懊惱的冰冷。

“楚王殿下與可兒的婚事,本來就是皇上賜的,前天晚上,楚王殿下親自去寒府跟老夫提了這婚事,老夫見楚王殿下一片真心,倒也心動了,所以,楚王殿下與可兒的婚事、、、、、”寒老爺子見吳月國的太子跟公主都無話可說,這才微微轉了眸,望向皇上。

“楚王跟可兒的婚事不急,寒愛卿不必管了,朕自有安排。”皇上臉色愈沉,唇角微動,吐出的話語中明顯的帶著幾分冷意,卻更有著幾分危險。

他那意思已經很明顯,就是絕不會讓秦可兒嫁給楚王殿下,就是打定了主意非要讓秦可兒進宮了。

寒老爺子眸子微眯,隱過幾分冷意,一時間,卻也隻能住了聲。

他畢竟是一國之君,如今在這大殿之上,寒老爺總不可能當眾忤逆皇上的意思。

秦可兒自然明白皇上的心思,讓她進宮,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