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19節

而站在他身後的花夙揚的神情間卻快速的隱過幾分擔憂,看他站穩後,才暗暗呼了一口氣。

“來人,把秦小姐送回去。”楚王殿下站穩後,隨即沉聲下了命令,隱隱的那聲音中似乎帶著幾分虛喘。

秦可兒望向他,眸子輕閃,她總是感覺到楚王殿下此刻有些不對勁。

“秦小姐,請。”還不待秦可兒細看,恰在此時一位女子聽著命令,已經進了房間,直接的走到了榻前,微垂著頭,態度恭敬。

秦可兒雙眸微轉,恰好看到站在一側的花夙揚,此刻的花夙揚,沒有半點平時嬉皮笑臉的樣子,難得的認真,而且神情間隱隱的帶著幾分沉重。

很顯然,他剛剛所說的出事了,這事隻怕非常嚴重。

如今他在場,關於成親的事,她跟楚王殿下更是不好談了,而此刻,他們要談的事情,顯然也是不想讓她知道。

所以,秦可兒沒有再說什麽,任由那個女人扶起她,離開了船。

“師兄,你怎麽樣了?”秦可兒一離開,花夙揚便快速的向前,扶住了楚王殿下,一臉的著急,擔心。

“本王沒事。”楚王殿下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身子微動,腳下竟然突然一晃,幾乎摔倒。

若不是此刻花夙揚扶著他,他可能真的會直接的摔在地上。

“師兄,你真的不要命了嗎?”花夙揚也是驚的倒抽了一口氣,滿是擔心的聲音中明顯的帶著幾分懊惱,快速的掀起他的衣衫,看到衣衫下麵,剛剛為他包紮好的傷口又重新滲出了血。

縱是向來玩世不恭的花夙揚,臉色都遽然變了凝重。

花夙揚拿出藥,快速的重新為他上了藥,重新包紮。

“查出是誰傷的她了嗎?”楚王殿下對於自己身上的傷,並不在意,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昨天晚上,到底是誰傷了她,一旦查出那人,他絕對不會放過他。

“查到了,是素紅院的人。”花夙揚輕呼了一口氣,聲音中微微的多了幾分沉重,“隻是查到,那人最後回到了素紅院,還不能確定到底是何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一直在查的那個人?”

“素紅院?”楚王殿下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冰冷中多了幾分驚人的危險,想到上次,秦可兒在素紅院發生的事情,神情是更多了幾分凝重。

那人為何要殺可兒呢?

是因為知道了他正在查他的事情,所以想要殺可兒來威脅他嗎?

但是,楚王殿下又隱隱的覺的事情似乎並沒有那麽簡單。

“放心,我一定會查出那人的真正身份的。”花夙揚看到他的樣子,臉上也多幾分鄭重,“就算他藏的再深,我也一定會把他給挖出來,師兄,這事你放心,交給我了。”

“恩。”楚王殿下輕聲應著,他知道花夙揚的能力,對這種事情,他最是擅長,交給他去查也好。

隻是,恰在此時,花夙揚包紮傷口的力道,突然重了一些,楚王殿下的身子明顯的僵滯,眉頭緊蹙,痛的倒抽了一口氣,畢竟此刻的他是全身的傷,而且傷的很重。

不過,他牙齒暗咬,並沒有發出絲毫的痛呼聲。

“你說,你昨天晚上去了寒府,知道她沒事就行了,何必在那種敵眾我寡的情況下跟寒逸塵硬拚,非要見到她,還非要將她帶回來。”花夙揚自然感覺到了他的異樣,知道他定是痛的厲害,才會有這樣的反應,一邊放輕了包紮的力度,一邊忍不住說道,雖然是略帶責怪的聲音,卻是忍不住的擔心。

他隻要想起昨天晚上那情形,他就害怕。

他真不知道,在那樣的情況下,寒逸塵明顯對師兄動了殺心,師兄到底是怎麽把秦可兒帶回來的。

他問過,師兄卻不說,隻是師兄這一身的傷,讓他能夠想像的出當時的情形是多麽可怕。

“若是昨天晚上本王沒有見到她,沒有把她帶回來,或者本王就失去她了,說不定,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楚王殿下眉頭微蹙,但是卻是硬是沒有哼出一聲,隻是,那話語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異常。

“這是什麽話呀,寒逸塵不是醫好了她嗎?她不是好好的嗎?怎麽會見不到,怎麽會失去呀?”花夙揚不懂,實在不懂,更無法理解他的這種說法。

“你不會懂的。”楚王殿下眸子微閃,唇角微扯,隱隱的帶著幾分複雜,若是昨天晚上,他沒有去寒府,沒有見到她,沒有將她帶回來。

以寒逸塵的做風,以後斷然不會再讓他見到可兒。

“是,我是不懂,我就真不懂了,人家娶個親,最多就是要點錢,你倒好,這親還沒娶到呢,就差點要了命了。”花夙揚直接的白了他一眼,話語中明顯的帶著幾分不滿。

這還說他不懂了,就這種不要命的做法誰能懂呀?

楚王殿下淡笑不語。

“那你有沒有想過,若是當時你被寒逸塵殺死了,你就真的再也見不到她了。”看著他竟然還在笑,花夙揚愣了愣,再次恨恨地說道。

他怎麽覺的師兄像是魔怔了一樣,都傷成這樣,差點丟了性命,還笑的出來。

而且,師兄剛剛為了不讓秦可兒知道他受傷的事情,還裝的跟沒事人一樣。

那一身的傷,一動就痛的要命,都不知道師兄是怎麽忍住的,還能夠笑的那般的燦爛。

他當時就是害怕師兄會支持不住,所以,才進了船,故意說出了事,支走秦可兒的,要不然,師兄這一身的傷,肯定會更嚴重。

楚王殿下微怔,很顯然,他當時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隻是隨即唇角微微一勾,雲淡風輕,輕鬆愉悅地說道,“這不是見到了嗎。”

聽到他的話,花夙揚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這不就見到了嗎?瞧他說的這般雲淡風輕的樣子,好像就隻是去約了個會,見了個麵一樣。

師兄呀,你為了見這一麵,可是拚了性命的呀,就是為了見這一麵,容易嗎?

“寒逸塵最後肯定還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能活著回來才怪。”花夙揚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並不是為寒逸塵說話,而是實事求是,當時在那樣的情形下,若不是寒逸塵手下留情,任誰都別想活著離開寒府。

更何況,師兄還把秦可兒帶回來了。

“他手下留情才更讓本王心驚。”楚王殿下微怔,深邃的眸子中了隱隱的閃過幾分複雜。

“為什麽?難道要他殺了你,你才滿意。”花夙揚轉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人今天真是瘋了吧,說的都是些什麽奇怪的話。

“他手下留情,不是因為本王,而是因為可兒,這足以可見,他對可兒的情有多重。”楚王殿下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當時的情形,隻有他知道,當時,若不是因為秦可兒模模糊糊中的一句話,寒逸塵絕不會那般輕意的放他離開,更不可能會讓他帶走秦可兒。

當時,他拚了命的奔到床前時,恰好聽到她的話,她說,“百裏墨,是你嗎?是你嗎?到底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嗎?”

那一刻,他本以為,她醒了,看到他了,但是,卻發現,她雙眸緊閉,根本就沒有睡,隻是在說著夢話,那一刻,他突然覺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的了,這個女人在夢中還記的他。

當然,楚王殿下並不知道,她為何在夢中不斷的問,是他嗎?是他嗎?

楚王殿下也不知道,到底什麽事情是他?

但是,至少證明,她的心中還是有他的,要不然也不會在夢中喊他的名字。

當時,衝到床前的寒逸塵更是瞬間的僵滯,似乎在那一瞬間石化,看到床上仍就熟睡的人兒,此刻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意識,但是,口中喊的人卻是百裏墨。

甚至不是平時她喊的楚王殿下,而是百裏墨,楚王殿下的名字。

雖然,夢中的她一直在疑問,似乎極度的迷茫,不知道到底在糾結什麽,但是,她卻的的確確的喊的是百裏墨的名字。

她在睡夢中卻喊著百裏墨的名字?!

那一刻,寒逸塵隻感覺到如同一根根的凝結了千年的冰錐直直的刺進了他的身體中,一時間,冰到刺骨,寒到滯血,似乎完全的冰滯,一動都不能動。

然後,他看著楚王殿下抱起了她,一步一步,極慢,極緩的移出了房間,那一刻,他卻沒有再阻止。

當時,楚王殿下身受重傷,所以那速度非常的慢,他想阻止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一想到她在夢中喊著百裏墨。

寒逸塵卻隻能僵滯在那兒,一動都不能動。

先前,楚王殿下為了見她,根本就不理會將他團團圍住的殺手,那可都是寒門頂尖的高手,一出手,必要人命的。

但是,當那些殺手攻向來時,楚王殿下卻是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甚至沒有反擊,隻是,直接的向著房間的方向奔去。

那一刻,他腦中什麽都沒想,隻是想著要見到她,要確定她是不是好好的。

他不反擊,自然會受傷,那一把一把的劍,可是又快,又狠,又猛,甚至都是招招致命的,盡數的落在了他的身上,隻是片刻,他身上的傷,已經多的數不清。

但是,也正因為他沒有浪費時間去反擊,所以,才能夠快速的衝進房間。

當時,所有的人都驚住了,見過不怕死的,卻還是第一次見過這麽不要命的,所以,當第一劍收回時,很多人的第二劍都根本就刺不下去了。

當時,連寒逸塵都怔住,一時間,僵滯在原地,未動。

看著楚王殿下衝進了房間,才回過神來。

也正因為楚王殿下衝進了房間,才聽到了她的那翻話。

所以,他昨天晚上能夠活著出來,其實全靠她的那一句話。

當然,寒逸塵也正是因為那一句話,才會放他離開,甚至讓他帶回了可兒。

可見,寒逸塵對她的不同。

若非太看重,以寒逸塵的性子,怎麽可能會因為她夢中的一句話,就改變了決定呢?

“他真的對秦可兒動情了?”花夙揚眸子微閃,當初,他得知寒逸塵的身份後,隻是開玩笑說的一句話,竟然成了真?

“不僅僅是動情,而是已經情到深處。”楚王殿下唇角微扯,若非昨天晚上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寒逸塵對可兒的情竟然這般的深。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更要快點將她娶過門,再也不能耽擱了。

“可是,他畢竟是秦可兒的舅舅。”花夙揚微怔,寒逸塵的身份擺在那兒,他畢竟是秦可兒的舅舅,也不可能名正言順的做什麽。

“他隨時可以恢複他真正的身份,你應該也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了吧?”楚王殿下微微掃了花夙揚一眼,神情微沉,“一旦他恢複了真正的身份,有什麽事是他不能做的?而且,就他那身份,有什麽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師兄,你知道了,我也是剛查到,還沒來的及告訴你的。”聽到楚王殿下的話,花夙揚微愣,連連說道,“其實,我真的沒有想到,寒逸塵竟然會是、、、、”

“主子,不好了,出事了。”而恰在此時,飛鷹突然走了進來,神色間明顯的帶著幾分驚亂,能夠讓飛鷹驚亂的事情並不多。

此刻,花夙揚已經重新幫楚王殿下包好了傷口,也整理好了衣服,所以,飛鷹也沒有看到楚王殿下的傷。

昨天的事情,飛鷹並不知道,也不知道楚王殿下受傷的事。

“什麽事?”楚王殿下眸子微轉,望向他,臉上恢複了平時的波瀾不驚,隻是,心中卻是暗暗有些疑惑,何時,竟然讓飛鷹驚成這樣。

“主子,吳月國的公主跟太子進了皇宮,鬧著要楚王殿下娶她,現在已經鬧到了皇上,皇後那兒。”飛鷹因為著急,並沒有注意到絲毫的異樣,隻是連聲說道。

“切,笑話了,鬧到皇上,皇後那兒,師兄就會娶她嗎?那吳月國的公主是白癡嗎?真是無聊。”花夙揚聽著飛鷹的話,一臉的嘲諷,不以為然,“再說了,她是憑什麽鬧呀?不會是知道了師兄去丞相府下聘,所以才鬧的吧?切,真是蠢物一隻。”

“不知道,不過皇上下旨傳楚王殿下立刻進宮。”飛鷹很顯然也並不是太清楚這事,因為事出突然,皇上召見,便來通報。

“怎麽回事?”花夙揚眉頭微蹙,若是沒什麽事情,皇上也不可能下旨讓楚王殿下進宮?

難道說,他們還真鬧出了點什麽來?

楚王殿下雙眸微沉,神情間明顯的多了幾分冷意,雖不知是什麽事情,便是要他娶吳月國的公主,斷斷不可能。

隻是,皇上親下旨讓他進宮,他自然不能不去,更何況,現在差不多也快要到早朝的時間了,他本來也是要進宮的。

“師兄、、、”花夙揚看著他這樣子,知道他是要進宮,心中一驚,臉上更多了幾分擔心。

“沒事。”楚王殿下快速的掃了他一眼,止住了他後麵的話,他不想讓其它的人知道他受傷的事情。

軒兒的住處。

院子中。

“軒兒,想娘親了嗎?”秦蘭看著一個人靜靜坐著發呆的軒兒,一臉輕柔的望向他,聲音中更滿滿的溫柔。

“軒兒隻是擔心娘親。”小小的人兒抬起臉,卻是滿滿的擔心,“蘭姨,娘親會不會有事呀,軒兒好擔心。”

“不會的,不會的,軒兒的娘親肯定不會有事的。”秦蘭愣了愣,連連安慰著軒兒,隻是心中卻有些不安,軒兒好好的為何突然說這樣的話?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文壇女神的豪門日常 八零軍嫂穿書記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