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17節

秦可兒這話說完,再也撐不住,直接的暈了過去。

“可兒,可兒?”寒逸塵臉色驚變,快速的將她攬入懷中,卻感覺到攬著她的手,在微微的輕顫,甚至此刻他的聲音中都多了幾分驚顫。

“主子。”青梅聽到動作,也快速趕了過來,看到秦可兒的樣子時,也是猛然的驚住。

再看到主子此刻的樣子,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主子對小姐的心,她是清楚,因為,她是知道主子的真正的身份,她一直跟在主子的身邊,所以,主子的事情並沒有瞞她。

如今小姐傷成這樣,主子隻怕要發狂了。

是誰,竟然敢把小姐傷成這樣?那人是不想活了吧?

青梅正想著,寒逸塵的身子快速一閃,已經攬著秦可兒進了房間。

“拿藥箱來。”寒逸塵的聲音突然的傳來,冰冷刺骨,字字如錐,壓抑的顫抖中,卻有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危險。

青梅快速的回神,連連取來了藥箱,其實主子是懂醫的,隻是很少有人知道。

也並非是主子刻意的去學的,隻是因為秦少爺從小生病,主子為此閱讀了大量的醫書,主子是過目不忘的,所以,久而久之,便懂了很多。

主子的醫術隻怕不比那些外麵的大夫差。

青梅進了房間,便看到寒逸塵將秦可兒放在了床上,然後將她扶起,一隻手輕輕的撐著她,一隻手,撕開了她肩膀上的衣衫。

寒逸塵雖然懂醫,卻從未給別人醫治過,但是,此刻,這撕衣衫的動作卻是恰到好處,竟沒有弄到秦可兒的傷口,也沒有將整個衣襟撕開,隻是剛好撕開了傷口的地方,讓秦可兒受傷的地方露了出來。

“主子,暗器有毒。”青梅看到那傷明顯的變了色,滲出的血都變成了黑色,更是完全的驚滯。

是誰,這般的狠毒,不但用暗器傷人,竟然還在這暗器上沾了毒,好在不是立刻就能致命的毒。

此刻,寒逸塵的臉陰沉的可怕,一雙眸子中更是冷到了滯血,如同瞬間的冰封了一般。

他扶著秦可兒的手,更是忍不住的輕顫,到底是誰?到底是誰竟然敢把她傷到這樣?

此刻,寒逸塵雖然恨不得立刻殺了那人,但是,也知道,現在最重要的醫好秦可兒的傷口。

小心的除去了她傷口的暗器,一個很薄很薄的鐵片,一眼看去,十分的平常,看不出任何的異樣,也沒有絲毫的標誌。

隻是,寒逸塵的眸子,再次望向她的傷口時,身子猛然的僵滯,這種毒,看著似乎平常,但是卻是十分的狠毒,它的毒並不是會直接的要人性命,而是這種毒,一旦滲入了血液中,清理不幹淨,那怕遺留下一點點,都會在身體裏發生變化,然後讓中毒之人的身體開始腐爛,一點一點的,從內到外,直到整個人的死亡。

寒逸塵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他的一個手下,就曾經重過這種毒,當時就是因為沒有清理幹淨,後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全身腐爛而死。

“該死。”有那麽一瞬間,寒逸塵差點失控,抓狂,那人真夠狠的,竟然用這種毒。

若是可兒今天不是來找他,而是找了其它的人,或者隻是找了一般的大夫,最多就是幫她清理幹淨傷口上的毒,至於滲進身體裏麵的,一般人肯定發現不了,也不會想那麽多,那麽,可兒的性命隻怕就保不住了。

寒逸塵越想越怕,越想越怒,一雙眸子中的冰魄封如冰牆,卻偏偏又裂開了一道道的縫隙,他若不找出這人,不殺了這個人,他就不是寒逸塵。

看著主子的樣子,聽到主子此刻竟然忍不住罵人,青梅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一顆心更是緊緊的懸起,小姐不會出什麽事吧?

小姐若是出了什麽事,主子肯定也會跟著發瘋。

下一刻,寒逸塵也快速的坐在了床前,一隻手掌抵在了秦可兒的後背,慢慢的運功。

慢慢的,秦可兒的傷口不斷的流出一些黑色的黏稠的東西。

似黑血,卻又不完全是血。

青梅驚的目瞪口呆,這?這是什麽?

這到底是什麽毒呀?怎麽還有這種東西,而且不是在傷口外麵的,竟然是從裏麵出來的。

若不是主子運功,這些東西隻怕根本就出來。

青梅終於明白主子剛剛為何會罵人了,很顯然,這不是一般的簡單的毒。

過了一段時間,秦可兒的傷口處流出的終於不再是那種恐怕的東西,而是變成了鮮紅的血液。

寒逸塵這才停了下來,將秦可兒的傷口處理幹淨,上了藥,想要為她包紮。

取過紗布,因為要包紮,隻能將她的衣衫略略的拉下一些。

不得不說,寒逸塵真的是夠君子,剛剛那般情急的情況下,他撕開了秦可兒的衣衫,撕開的口子也僅僅就是將傷口露在了外麵。

沒有絲毫的肌膚的外露。

此刻,若不是為了幫秦可兒包紮,他隻怕也不會再去動秦可兒的衣衫。

突然的,寒逸塵拉著她衣衫的動作猛然的僵滯,一雙眸子緊緊的,死死的盯著秦可兒的鎖骨處。

青梅見他突然的停住,有些不解,也望了過去,等到看到秦可兒鎖骨處那明顯的牙齒印時,瞬間的僵滯,頓時驚的呆若木雞。

此刻,任誰都看的出,那是被人咬的,很顯然應該是被一個男人咬的。

這代表著什麽?青梅不是小孩子,所以自然懂。

一時間,她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一雙眸子小心翼翼的望向主子,看到主子此刻整張臉陰沉的似乎快要滴下雨來,一雙眸了中更是席卷著狂風暴雨般的危險。

一時間,青梅驚的大氣都不敢喘了。

主子看到這樣的情景,隻怕會發瘋吧?

隻是,接下來,寒逸塵卻繼續為秦可兒包紮著傷口,速度夠快卻更是小心翼翼。

似乎剛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青梅分明的發現,主子的握著紗布的手,繃的死緊,手背之上,似乎有著幾根青筋暴出。

“幫她換一件衣裳。”包好了傷口,寒逸塵突然說道,這話很顯然是跟青梅說的。

青梅快速回神,其實,她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早拿來了一套衣服。

青梅從寒逸塵的手中扶過秦可兒,原本是想要去解秦可兒的衣扣的,但是,卻發現,秦可兒的衣扣,竟然掉了幾顆。

“這扣子被撕掉了。”青梅此刻可能是剛剛寒逸塵的樣子嚇糊塗,也可能是太過驚訝了,一時間,這話便脫口而出。

剛轉了身,正欲走出房間的寒逸塵腳步猛然的僵滯,快速的轉眸,望了過來。

剛剛看到可兒的傷,他瞬間的便慌了,甚至忍不住的害怕,所以,並沒有去注意其它的。

此刻聽到青梅的話,再看到秦可兒衣衫上那明顯的是被撕扯掉的衣扣,身子再次的僵滯,一雙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

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而青梅的手,原本正握著秦可兒的衣襟,對上寒逸塵突然射過來的目光,竟然下意識的一顫,便將那兩個險險保留的扣子也給帶了下來。

其實,那兩顆本來就是鬆的,快要掉了,所以,青梅根本就沒有用力,那扣子便掉下來。

當然,秦可兒的裏麵穿了褻衣,倒不至於春光外泄。

但是,因為外麵的衣衫的衣扣全部掉了,外麵衣衫的衣襟便全部打開了。

有一樣東西,突然從秦可兒的懷中掉了出來。

寒逸塵微怔,一雙眸子快速的盯向掉落在地上的東西,那雙微眯的眸子中突然更多了幾分危險。

青梅的眸子也快速的望向那從秦可兒的懷中掉落的東西,這一次,更是徹底的驚住,感覺到整個身子似乎都瞬間的成了冰柱,連那全身的血液都被冰住了。

隻要長眼睛的就能夠看的出,那是一顆男人的衣服上的衣扣。

小姐的懷裏,怎麽會有一個男人的衣扣呢?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呀?

寒逸塵彎身,撿起了地上的衣扣,看到衣扣上鑲嵌的黃色的金邊,那微眯的眸子遽然的一沉。

能夠用這樣的衣扣的人可不多,因為這是某些人專用的。

寒逸塵握著那衣扣猛然的用力,那小小的衣扣,顯然承受不了這樣的力道,瞬間的變了形,似乎下一刻就能化為了灰燼。

但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寒逸塵突然鬆開手。

一旦讓他查清楚了,不管是誰,他都絕不會放過。

青梅看著主子的樣子,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氣,感覺到後背冷汗直冒,似乎都快要把衣衫打濕了,她知道,接下來,那個傷害小姐的人,肯定會生不如死的。

主子的性格沉斂,輕易的不會出手,但是一旦出手,經對的驚天動地,而她也知道,主子一旦出手,任誰都無法阻止。

“幫她換好了衣服出來。”寒逸塵身子微轉,突然向外走去,隻是,在邁開步子之時,沉聲的吩咐道。

“是。”青梅那敢有絲毫的遲疑,看到主子出了房間,連連為秦可兒換了衣服,將她放平了,躺好了,然後出了房間。

“你與一鋒一起去查這件事情,天亮之前,我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包括細節。”青梅還沒有完全的邁出房間,寒逸塵那冰冷的聲音便突然的傳來。

青梅驚住,讓一鋒跟她一起去查?

一鋒的能力在寒門中是最強的,一般不是特別重要的任務,絕不會讓他出麵,如今主子為了查這件事情,竟然讓一鋒出動。

“是。”青梅雖然震驚,但是卻不敢有絲毫的質疑,亦不敢有片刻的遲疑,連連應著,轉身離開。

等到青梅離開,寒逸塵重新回到了房間,看到床上熟睡的秦可兒,眸子中的冰冷瞬間的隱去,換上了滿滿的輕柔。

遊船中。

取了一個密件的花夙揚回到船上,卻看到楚王殿下躺在床上,毫無動靜,竟然連他進了房間都沒有絲毫的察覺。

花夙揚一驚,連連向前,點起了桌上的蠟燭,發現楚王殿下不是睡著了,而是昏迷時,更是驚滯。

而再看到楚王殿下手上,身上沾的血跡,花夙揚一雙眸子極力的圓睜,一時間,實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這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師兄,發生了什麽事?”快速的弄醒了楚王殿下,花夙揚驚聲問道。

楚王殿下睜開眸子,下意識的揉了一下頭,頭仍就痛的厲害。

不過,此刻很顯然,他已經恢複了清醒。

聽到花夙揚的話,再看到自己手上,身上的血,亦是驚住,便是,卻可以確定,那並不是他的血。

“師兄,這怎麽會有女人的衣扣呀?剛剛有女人來過嗎?”花夙揚撿起榻上的一顆衣扣,更是驚的目瞪口呆。

楚王殿下拿過那衣扣,眸子微閃,微微的閉眸,隱隱的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麽事情。

他當時雖然是瘋狂的,雖然是不理智的,但是,卻是有感覺的,他感覺到那種熟悉,那種熟悉讓他無法控製的瘋狂與衝動,然後、、、、

既便當時腦中完全的混亂,並不清醒,但是男人的本能還是讓楚王殿下知道自己剛剛做了什麽?

他當時吻了她,而且瘋狂的想要她,瘋狂的讓他無法控製自己,能夠讓他衝動的,除了她,不可能還有別人。

除了她,其它的女人隻要略略一靠近他,他便從心底的厭惡,更不要說是接觸了。

但是,偏偏對她,他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接受,而且一碰到他,便有著無法控製的衝動。

所以,他敢確定,先前,絕對是她來過遊船上。

那麽這些血?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