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06節

“還有,淩兒的解藥我也想到辦法了,一定能夠醫好他的腿,這個你也不用擔心。”江老爺這交待還真夠全麵的,而且件件都是好事,喜事,大好的喜事。

但是,秦可兒那顆心此刻卻是怎麽都雀躍不起來。

因為此刻那件事情壓在她的心頭,格外的沉重,格外的驚人。

“江、、、、”秦可兒唇角微動,聲音輕出,想要說什麽,卻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口。

“可兒還有什麽事嗎?”江老爺子見她欲言又止,忍不住的問道。

“沒、、沒有了。”秦可兒輕輕的歎了口氣,有些話即便都了嘴邊上,她還是說不出。

她總不能跟江老爺子說,讓他不要把解藥給索羅門的聖女吧?

畢竟江老爺子是答應了索羅門的聖女的,畢竟,娘親的解藥的血還是人家索羅門聖女提供的。

“哦,可兒即然沒事了,我就先把這解藥給聖女送去,回來後便想辦法給淩兒解毒。”江老爺子雖有些奇怪,卻也沒有多想,說話間再次如一風般的離開。

這大把的年紀,那精力可真是旺盛的很呢。

秦可兒微怔,略略的有些恍惚。

“小姐,你是在擔心嗎?”映秋看著她微微發愣的樣子,小心的問道。

“恩?”秦可兒回神,轉眸,望向映秋,眼睛微閃。

“小姐是擔心,聖女會把解藥給了三年前的那個男人?畢竟,聖女對小少爺那麽特別,肯定跟三年前的那個男人關係不一般。”映秋跟在秦可兒身邊多年,又最清楚當年的事情,所以,自然明白秦可兒的擔心。

其實她的心中也有這樣的擔心。

“小姐還擔心,那人會是楚王殿下,對吧?”映秋頓了頓,再次說道。

秦可兒聽著她的話,眸子驚閃,連映秋都想到了這種可能?

這件事情有那麽明顯嗎?若是如此,她豈不是連僥幸的機會都沒有了。

“映秋,你說若真的是他,他若是真的服下解藥,恢複了記憶,會怎麽樣?”秦可兒暗暗呼了一口氣,可能是因為此刻心中太過不安寧,想要找一個可以讓自己心安的理由。

“小姐要映秋說實話嗎?”映秋愣了愣,臉上帶著幾分猶豫。

“當然。”秦可兒掃了她一眼,略略帶了幾分不滿,不要說她實話,還要她說假話嗎?

“若真是楚王殿下、、、、”映秋暗暗的咽了口口水,似乎還略略的打了一個冷顫,然後才驚顫顫地說道,“若真是楚王殿下,若是楚王殿下記起了一切,小姐的下場肯定會很慘,很慘。”

映秋說著實話,她心底深處最真最真的實話。

呃,秦可兒的唇角狠抽了一下,映秋說話可以不用這麽直接嗎?

什麽叫做下場會很慘,很慘呀?

能有多慘呀,難不成他還真吃了她?

或者,他還真能?

“行了,先把解藥給娘親送過去。”秦可兒盡量的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暫時的不去想那件事情,先把解藥給娘親吃下,試一下這解藥的效果吧。

還不知道這解藥管不管用呢?

去了寒殤衣的房間,寒殤衣正要打算推著秦羿淩出去曬太陽。

秦可兒按著現代的輪椅的樣子也為秦羿淩設計了一個,如此一來,就方便了很多,以前,淩兒若是想要出去曬太陽,那必須要讓人把他抬出去,現在,有了這輪椅,誰都可以把他推出去。

他甚至自己一個人都可以轉動輪椅,去一些附近自己想去的地方。

“可兒,你來了,你做的這東西真的好用,現在淩兒想出去方便多了。”寒殤衣看到秦可兒,臉上的頓時漫開了輕笑。

“娘親,江老爺子已經把解藥研製出來了。”秦可兒的眸子閃了閃,然後把解藥遞到了寒殤衣的麵前。

寒殤衣怔住,一時間,身子微僵,沒有動,畢竟,有些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她一下子還沒有完全的做好心理準備。

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她嫁了人,還生下了可兒跟淩兒,即便當年真有些什麽事情,又能怎麽樣呢?

即便現在想起,她也什麽都做不了。

所以,寒殤衣的心中其實是有些害怕的。

但是,害怕中,心底深處還是有著那麽一些期待,所以,此刻的她真的很矛盾。

想記起當年的事情,想知道當年發生過什麽事情,卻又害怕。

秦可兒自然明月她的心思,這樣的事情,隻怕換了是誰都會害怕,都會擔心,畢竟已經過去二十年了,畢竟誰也不知道當年的事情是好是壞。

所以,秦可兒並沒有催促她。

“好。”寒殤衣的眸子微閃,突然的接過了解藥,神情間多了那麽幾分絕裂,“為了查出是誰給你跟淩兒下的毒,是誰要害你跟淩兒,這解藥我也要服下。”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但是很顯然有人還不想放過她們,所以,為了可兒跟淩兒,她也必須要服下這解藥。

正如江老爺子先前所說的,寒殤衣服下解藥沒過了多久,便暈睡了過去。

秦可兒便坐在床前等著,等著寒殤衣醒來,心卻久久無法安定,娘親服下了這一顆解藥。

那麽還有一顆解藥呢?

另一顆解藥,江老爺子很順利的交給了索羅門聖女。

“我能問一下,聖女這解藥,是為誰準備的嗎?”江老爺子最後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江老爺子很快就會知道了。”聖女並沒有太多的意外,淡淡的一笑,並沒有正麵的回答他,隻是,那嘶啞的聲音中隱隱的多了幾分不同的情緒。

若是沒有意外,若是這解藥管用的話,相信墨兒很快就能夠記起一切,他知道一切,也定然很快便能知道了當年的那個女人是秦可兒。

而以墨兒的性子,定然會去找秦可兒,所以,江老爺子到時候自然也就知道了。

而至於她,或者該換一個地方了,畢竟,她現在這個樣子,若是墨兒看到了,還不知道會傷心成什麽樣子。

那孩子表麵上看似冷漠,卻最是心軟的。

“主子打算什麽時候把這解藥給小主子服下?”丫頭看著聖女拿回的解藥,臉上也多了幾分欣喜。

“越快越好吧,有些事情,他越早知道,越早解決,免的節外生枝。”聖女的眸子中漫開幾分獨屬於母親的慈愛,暖暖的,柔柔的,異樣的動人。

“你去準備一下,我今天晚上就去一趟楚王府。”聖女頓了頓,再次吩咐道。

“是。”那丫頭微微點頭應著,並沒有絲毫的錯愕。

別人去楚王府或者難比登天,但是主子去楚王府,卻是輕而易舉,因為,多年前,她專門為主子挖了一個密道,是從她們的住處通向楚王府,直通到小主子的房間的。

那密道連小主子都不知道。

這麽多年,主子每次想見小主子了,便會在晚上通過那個密道,悄悄的去楚王府,去看望小主子。

雖然,當年,那個狠毒的人廢了主子的武功,毀了主子的容貌,但是主子最擅用毒,像這樣的事情,還是難不到主子的。

夜晚,楚王府。

楚王殿下的房間裏,一陣淡淡的清香散開,讓床上的人睡的更熟了幾分,隨即,一個人影,從一個暗道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她緩緩的走到床前,望著床上睡的正熟的男子,那雙唯一露在外麵的眸子溫柔如水,慈愛如光,也隻有在看到他時,她的心,才能夠堅定下來,才能夠堅持活下來。

這麽多年,隻有她自己知道,這般堅持的活著有多麽的痛苦,但是,為了她的孩子,她必須活下去。

“墨兒,娘親希望你永遠的幸福,永遠的開心,隻有你幸福,娘親才能安心。”女子的手輕輕的扶向男人的臉,仍就隔著一層紗布,輕緩而溫柔。

“娘親當年封了你的記憶,是怕你會有生命危險,現在,娘親不擔心了,孩子,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娘親知道,你一定會幸福的。”她的手,不舍的拂過他的臉,以後,或者她就不能再這般經常的來看他了。

但是,隻要他能幸福,她即便看不到,心中也是幸福的。

黑暗中,她的身影直直的立在床前,很久,很久,久的似乎時間已經停止了,久的她似乎要與那黑暗融在了一起。

直到房門外起了一些響動,她才似乎突然的驚醒,看著天色已經微微發亮,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在這兒站了一夜,這個時候,墨兒也該去早朝了,她撒的藥,效果也快要消失了,墨兒隻怕馬上就要醒了。

想到這些,她連連將手中的解藥喂他服下,然後轉身離開。

靜落軒。

寒殤衣直到第二天才醒了過來。

寒殤衣醒過來,睜開眼睛,看到坐在床前的秦可兒,微愣了一下。

唇角微動,卻並沒有說出什麽,隻是一雙眸子那般直直的盯著她,神情慢慢的變的複雜。

“娘親,你?”秦可兒微微屏了呼吸,卻止不住心中的緊張,娘親恢複記憶了嗎?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嗎?

“可兒,淩兒呢?”寒殤衣沒有回答她,隻是微微的轉開了眸子,然後緩緩的起了床,一雙眸子向著外麵望去。

秦可兒的眼睛眨了眨,卻也不好再繼續追問什麽,隻能扶著她起來,走出了房間,看到秦羿淩正坐在院子裏,不知道在想著什麽。

寒殤衣望著略略發呆的秦羿淩,怔了怔,突然笑了,那笑有些奇怪,似乎有些遙遠,似乎她此刻眼中望著的並不是秦羿淩。

“秦夫人恢複記憶了嗎?”正在研究著為淩兒解毒的江老爺子看到她,連聲問道。

“江老爺子就喊我殤衣吧。”寒殤衣並沒有直接的回答,隻是卻突然的糾正了江老爺子對她的稱呼。

以前,寒殤衣雖然不喜歡別人喊她秦夫人,但是,別人喊了,她便也就聽著,並不會多說什麽,畢竟,她的確是秦正森的正妻。

但是,現在,她卻突然的極為認真的糾正起這個問題。

秦可兒明白,她肯定是想起了什麽。

“看來,你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江老爺子微愣了一下,也瞬間的明白了過來。

“恩,殤衣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雖然還不太完整,但是卻也已經大約的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麽事情。”寒殤衣微微抬眸,望向遠方,一雙眸子中更多了幾分恍惚。

眾人原本以來她會說出她想起了什麽事情,但是,她卻隻是怔怔的望著遠處發呆,再沒有說出半個字。

這種事情,她不說,別人自然不好去問,包括秦可兒也不方便去問。

不過,秦可兒再次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既然娘親的毒已經解了,那麽另一顆呢?秦可兒眼皮微微跳了幾下。

“看來這藥的效果還真不錯,不知道給索羅門聖女的那顆解藥效果怎麽樣?”而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江老爺還不早不晚的補了一句。

隻聽的秦可兒心驚肉跳。

“兩顆藥是一起研製的,這顆效果這麽好,那顆應該也不會差。”江老爺子再次神補上一句。

一時間,秦可兒隻感覺到身子微微僵滯,一顆心似乎要跳了出來。

隻是,想著就算真的是楚王殿下,但是,那聖女顯然是怕見那人的,所以,想要給他服下解藥,隻怕也沒有那麽簡單吧?

雖然這般想著,但是,秦可兒卻總是感覺到心神不寧,坐立不安,而且眼皮還一直跳個不停。

有道是左眼跳是福,右眼跳是災,可是,她現在兩隻眼皮一起跳,算是怎麽回事呀?

“小姐,你是不是在擔心那件事呀?”映秋見秦可兒一直心不在焉,微微靠近她的身邊,小聲的問道。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