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103節

而且,她的清白也肯定毀了,不要說是那些皇子,貴公子,隻怕就是一般的百姓都不會娶她了。

“秦大小姐。”夢大人的臉色愈加的冷了幾分,“你說三小姐誣陷你?哼,今天晚上是皇上突然下的令,就連丞相大人都不知,三小姐是如何得知,既然都不知情,又如何陷害?”

夢大人的眸子微眯,略略頓了一下,再次一字一字冷冷的說道,“要說誣陷,剛剛秦大小姐似乎提起要去靜落軒,本官倒是覺的,秦大小姐剛剛或者是想要刻意的轉移本官的注意力,卻也更有誣陷三小姐的嫌疑。”

夢大人一句話說的公正凜然,讓人半句都無法反駁。

就連慘白著臉,想要開口的秦老夫人也禁了聲,到了嘴角的話又硬生生的被堵了回去。

她剛剛可是也提過要去靜落軒。

“那麽秦大人小姐能不能告訴本官那朝廷的重犯現在藏在哪兒?”夢大人根本不給秦明月半點的喘息的機會,步步緊逼。

“我不知道,我怎麽知道,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父親,救我,真的不關我的事。”秦明月此刻已經嚇的全身發抖,早已經顧不得平時的形像了,一邊哭喊著,一邊轉向秦正森懇求。

“夢大人,這事隻怕另有蹊蹺,明月向來善良賢惠,顧大局,識大體,斷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秦正森想了想,眸子微沉,他還是了解秦明月的,秦明月心比天高,最是顧及形象,怎麽可能會把一個罪犯藏在自己的房間。

“現在,事實都已經明明顯顯的擺在這兒了,隻怕不是你我一句蹊蹺不蹊蹺就能夠過去的,秦大小姐房間中的這些血布,血衣,還在止血的這些藥,不查明了,本官也不好向皇上交待。”夢大人眸子微眯,冷冽中仍就絲毫不讓。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絕對是秦可兒,剛剛我們都發現了,她在靜落軒中藏了九個小木人,剛剛羅媽媽也說了,那可是九位九毒穴,她連這些都能夠弄出來,像誣陷我這樣的事情更是輕而易舉了,肯定是剛剛我出去後,秦可兒讓人把這些東西放在我的床底下的,肯定是這樣的。”秦明月見著夢大人步步緊逼,絲毫不讓,連父親求情也給擋了回來,更加急了。

一時間,便想著把所有的事情都扣在秦可兒的頭上。

什麽叫做惡人先告狀,隻怕就是她這樣的了。

“夢大人,今天晚上的確在靜落軒中發現了九位九毒的妖術,今天晚上丞相府中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詭異了。”秦老夫人也再次開了口,“聽說那朝廷重犯對妖術極為的精通的,會不會真有什麽聯係呢?”

秦老夫人亦是處處想著把這些罪名全部的安在秦可兒的身上,當然,秦老夫人不可能像秦明月那般的直接。

“而且,那妖術還是針對著丞相的,是想要害丞相的性命。”秦老夫人話語中,一雙眸子快速的望了秦正森一眼,“如此看來,會不會是那朝廷重犯聯合了什麽人要害丞相呢?誰都知道明月最是孝順,所以斷然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老夫人這話說的倒是十分的巧妙,不但將事情引開,還提醒了秦正森,同時表明了秦正森與那朝廷重犯的勢不兩立。

“誰都知道丞相最疼明月,所以,會不會有人就是想要借用害明月之事來對付丞相呢?”秦老夫人一點一點的分析著,話語微頓,突然的轉向了秦可兒,眸子微眯,“既然那朝廷重犯擅長妖術,這妖術極有可能是那罪犯相教,所以,隻要查明了這靜落軒中是誰設的九位九毒穴,或者,便可知道是誰真正的私通朝廷重犯了。”

秦老夫人微眯的眸子中帶著幾分絕裂的陰狠,她今天本就想要除去寒殤衣與秦可兒,本來還怕隻是使妖之術不足以讓她們喪命,沒有想到,夢大人的出現,倒是幫了她的忙了。

當然,若是查出丞相府中的人與朝廷重犯有關係,丞相府自然會受到牽連,隻是,她早就知道秦可兒與秦羿淩根本就不是森兒的孩子,這麽多年她一直想找機會想除去他們,但是寒殤衣一直安分守已,從來理事,更不惹事,她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再加上一個寒家,她也不敢輕舉妄動,秦可兒離京後,她原本想著,就讓他們自生自滅算了,但是卻沒想到,秦可兒竟然回來了,而且皇上還賜了婚,甚至還是賜給了楚王殿下。

這是她絕對不能容忍的,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借這個機會,徹底的除去她們。

秦正森冷冽的眸子也掃向秦可兒,目光微轉,四下搜索,卻沒有發現寒殤衣的影子,一雙眸子頓時更冷了幾分。

那個女人,還真是絲毫都不把他放在眼裏,冷冽的眸子中狠絕突現,冷聲道,“不錯,本相也覺的,這兩都之間絕對有關聯,夢大人就去查一下吧,或者會有什麽發現。”

“對,對,既然知道那朝廷的重犯擅長妖術,那麽隻要查出是誰在靜落軒使了妖術,就知道是誰窩藏私通了朝廷重犯了。”秦明月心中暗喜,本來以為自己難以洗清嫌疑了,卻沒有想到峰回路轉。

倒是正好可以置秦可兒與死地。

秦可兒心中暗暗冷笑,好,很好,她等的就是秦明月這句話呢。

“你們都在說的什麽呀?我怎麽聽不懂呀?”秦可兒極為無辜的眨了眨眼睛,一臉的迷惑不解。

隱在黑暗中的楚王殿下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這個女人扮無辜的樣子還真是夠絕的,縱是他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刻意安排的,此刻看著她那一臉的無辜,在那一瞬間,都不由的想要相信她。

“哼,秦可兒,你不用裝了,就是你使用的妖術,所以,就是你私通了朝廷的重犯。”秦明月此刻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害怕,隻有一臉的得意。

“什麽?姐姐說我使的妖術?說我私通朝廷重犯?姐姐有什麽證據呀?”秦可兒再次眨了眨眼睛,那無辜的神情間多了幾分委屈。

隱在暗處的楚王殿下暗暗歎了一口氣,明知她是裝的,但是有那麽一瞬間,看著她那委屈的神情,還是想要將她攬入懷中,好好的安慰著。

“那九位九毒穴是埋在你們靜落軒的,而且,當時還在靜落軒搜到了未做完的小木人,沒用完的華錦絲,不是你還是誰?那朝廷重犯擅長妖術,定是你窩藏了朝廷重犯,然後朝廷重犯教你的這妖術,你便用來害父親。”秦明月這惡人告狀的本事的確是練到家了。

“啊,姐姐這是什麽邏輯呀?在靜落軒搜到沒做完的小木人,沒用完的華錦絲就能說明是我做的?”秦可兒極為無辜的眨著眼睛,“姐姐還能以此聯係到私通朝廷重犯?而且姐姐說的這般的生動,就像是親眼見到了一般。”

“可是,這根本不關我的事呀。”秦可兒此刻一臉的懊惱,似乎有些心急,狠狠的跺了跺腳。

突然,一隻野貓猛的撲了過來,一時間,秦可兒嚇的驚跳速逃,急急的抓住床幔,似乎是想要用那床幔來遮擋。

隻是,她顯然有些太過用力,竟然一下子將床幔拉了下來。

頓時一片的混亂,隻驚的眾人暗暗抽氣,等到略略安靜,眾人便看到,不止那床幔,連支著床幔的架子都塌了,一片狼藉。

“大人,牆格中好像有東西。”而就在這般的混亂中,站在夢大人身邊的中年男子再次開了口。

眾人聽著他的聲音連連望去,果然看到牆格上的拉門並沒有完全的關嚴,留了一道縫,而從這道縫中望去,赫然看到一道黃的刺目的顏色。

此刻秦明月的暗格中到底藏了什麽東西,真的很讓人好奇。

“去打開看看。”夢大人冷眸微眯,快速的下了命令。

一個官兵連連向前,打開了了暗格,拿出了一個黑色的木箱子,木箱子上麵貼了一張亮的刺目的黃符,黃符上畫著一些奇怪的紅色的符號。

眾人再次的驚住,在這牆上留有暗格倒也不奇怪,很多富貴人家都有的,不過每家留暗格的地方都會不同,也都極為的隱密。

就像秦明月的這個,不僅僅藏在床幔後麵,而且那拉門就跟牆麵一個顏色,若是這拉門完全的的關好了,若是不注意,一時間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異樣。

若是秦明月的床底下,還有可能是有人誣陷她,在她的床底下藏了東西,但是像這般隱密的地方,一般連下人都不知道,應該隻有秦明月一個人知道的,外人是絕對不可能會知道的。

而這箱子這般封著更是讓人奇怪。

“打開。”夢大人那嚴厲的聲音再次傳開,此刻聽在目瞪口呆的眾人的耳中格外的驚心。

原本還得意忘形的秦明月此刻也是完全的驚住,她的牆上的暗格上怎麽會有這麽一個箱子?

官兵連連將那箱子打開,眾人紛紛好奇的望了過去,待到看清那裏麵的東西時,一個個驚的紛紛抽氣。

裏麵赫然是一個用黑布包著木娃娃,不過那頭部是露在外麵的,木娃娃一旁放著金鮑粗針兩支,黑蠟燭一支,木娃娃的眼睛上紮著兩根金針,兩隻耳朵中也各紮著一根金針,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夢大人,這?”那中年男子邁步向前,看了看,一臉的凝重,“這是最惡毒,最難控製,卻也是最要命最快速的詛咒之術,隻要在這上麵寫上某人的名字與生辰,點燃黑蠟燭,然後使法,被使咒之人,必死無疑,而且,欲想讓此人五官不全:用金色長針釘入預使其受害部位,被使咒之人的五官定會變殘。”

那人看來是很懂的這些的,說的極為的仔細,一臉的鄭重。

“這上麵刻的是何人的名字與生辰?”夢大人的臉色猛的陰沉,冷聲問道。

“回大人,上麵的刻的是秦可兒,這生辰是正月十八。”那人看了看,抬眸回道。

“啊,怎麽會是我的名字跟我的生辰呀?”秦可兒驚呼出聲,還伴上一臉恰到好處的驚慌,“是誰要這樣害我呀?姐姐,你的房間裏怎麽會有這種東西呀,而且為什麽在上麵刻了我的名字與生辰,難道姐姐是想要害我嗎?”

那生辰是古代的秦可兒的,但是與現代的她的生辰卻是不相符的,所以秦可兒也不必忌諱什麽。

“秦大小姐,還請你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夢大人一眸子速的轉向秦明月。

“不知道,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秦明月驚的目瞪口呆,連連的搖頭,望向秦可兒時,一雙眸子中漫過嗜般的狠毒。

這一次,被詛咒之人竟然是秦可兒,那麽她就不可能再把這所有的罪名推到秦可兒的身上,總不可能是秦可兒自己詛咒自己吧?

“不對呀,剛剛這位大人說過,這種詛咒之術是最狠毒,最要命,也是最快速的,可是可兒現在明明沒有事呀,更何況若真的是明月使咒害可兒,那為何還在要靜落軒中埋下小木人呢?即然有了這般直接的法子,何必還要那般的大費周折?”秦老夫人不愧是老奸巨滑,眸子微眯,“所以,大人可要看清楚,查清楚了,不可亂說。”

“是呀,真的有大人說的那麽厲害嗎,我現在也的確沒事,讓我看看。”秦可兒眼睛眨了眨,一臉的疑惑,下意識的便伸出手,想要去碰那箱子,她玉手輕伸,衣袖漸起,白晰的玉腕微微露出,而手腕上,剛剛楚王殿下打的洞,她穿起來係在手腕上的桃核便露了出來。

“秦小姐別碰。”中年男子連聲喊道,隻是,突然看到了秦可兒手腕上的桃核,雙眸微閃,連聲道,“秦小姐戴的這是?”

“哦,是一個桃核。”秦可兒微微搖了搖手上的桃核,一臉的不解,“怎麽了?”

“原來如此。”那人悄然大悟,“桃核有趨吉避凶功能,桃核為仙木裸子,裏麵有仙木精魂,辟邪吸煞功能十分強!是修行者必備之物,而一般世人隻要將桃核帶在身上,所有妖邪之物都害不得其身,三小姐就是因為帶了這桃核,所以才沒事。”

秦老夫人眸子驚閃,一臉的狠絕,這秦可兒的手上怎麽會帶這麽個東西?

“哦。”秦可兒亦是一臉的恍悟,突然想起了什麽,一雙眸子快速望向那中年男子,疑聲問道,“即然大人說這桃核有趨吉避凶功能,那麽若是在桃林中埋下九位九毒穴會怎麽樣呢?”

“嗬嗬、、、”那人突然的輕笑出聲,“三小姐真幽默,真會開玩笑,桃木為十仙木之一,桃核更有趨吉避凶功能,有誰會傻到在桃花林中使用妖法呀,還埋下九位九毒穴?就是埋了什麽都沒有用。”

“那為何會有人在靜落軒的桃林中埋下了刻有父親的生辰八字的小木人呢?”秦可兒的眸子微微掃過秦明月,然後落在了夢大人的身上。

“若是我沒有猜想,這人對詛咒之術極為的精通,更是想要置三小姐於死地,所以先是給三小姐使了咒,卻因三小姐身上帶有桃核,這些妖邪之術害不得三小姐,所以,此人便想出另外的法子陷害三小姐,那人很聰明,在這丞相府中,丞相大人的威嚴是絕不容人侵犯的,所以,那人便借用了丞相大人,但是,卻又不想丞相大人真的有事,所以,便把這小木人埋在了靜落軒的桃林中,如此說來,這桃林中的九位毒穴就隻是為了陷害三小姐。”中年男子慢慢的分析道。

一條一條,都讓人無法反駁。

本來,這妖術之說,眾人畢竟不是很清楚,秦老夫人懂的其實也不多,至於那個羅媽媽所說的九位九毒穴也是現去跟人打聽來的。

原本之所以選擇在桃林中埋小木人,一是因為,那兒是靜落軒最偏僻的地方,二是因為,那桃林之中做事也比較方便,不易被人查覺。

至於小木人上麵的生辰八字,其實秦老夫人也是略略的做了改動的,並不是秦正森的真正的生辰,日期是對的,但是時辰略略的改動了一些,畢竟秦正森出生的真正的生辰知道的人不多。

但是,秦老夫人怎麽都沒有想到,桃木竟然還有這種功能。

那麽如今再想誣陷秦可兒顯然已經不可能了,畢竟那人說的清楚,在桃林中設這些根本不可能害到人。

中年男人一雙眸子突然的轉向了秦明月,“按目前的情形來看,秦大小姐的嫌疑是最大的,隻是,這詛咒之術一般之人是絕對不會知道的,更不要說是知道的這般的精細。”

他的話語微微的頓了頓,一雙眸子突然多了幾分冷意,“不過,那昨天受了重傷,逃走的朝廷重犯卻是最擅長這些,而先前便在秦大小姐的院子中發現了被掩蓋的可疑的血痕,床上也血痕,隨後又在秦大小姐的床下發現了帶血的跟昨天朝廷重犯所穿的顏色一樣的衣服,甚至還有止血的藥,帶血的紗布,再加上這精準的詛咒之術。”

那人冷冷一笑,突然的轉向了夢大人,沉聲道,“大人,以目前所有的證據來看,秦大小姐與此事脫不了關係,嫌疑重大,而且這些證據已經足夠將人收監。”

“來人,把秦明月帶走。”夢大人臉色陰沉,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便下了命令。

“不,不要,真的不關我的事,我是冤枉的。”秦明月聽到夢大人的話,一時間驚的手腳冰冷,似乎一下子掉進了千年的深淵,全身上下找不到半點的溫度,整個身子忍不住的發著顫。

“夢大人,萬萬不可,明月溫柔賢惠,善良懂事,這些事情絕對跟明月沒關係,還請夢大人細查。”秦老夫人此刻也是完全慌了,連連向前,聲音中明顯的帶了幾分懇求。

“秦老夫人放心,本官自然會好好的調查此事,若是秦明月真的無辜,本官自會放她回來。”夢大人身子微側,一句話說的滴水不漏,對秦老夫人而言,卻是說了等於沒說。

說算這件事情跟明月無關,但是,如今這深更半夜的,明月被帶走,關進了大牢,就算以為證明她是清白,放了出來,這事對明月的影響也很大。

秦老夫人一臉著急的望向秦正森。

秦正森眸子微眯,想了想,才出聲道,“夢大人,明月畢竟是個女孩子,這件事情能不能通融一下,等明天早朝時,本相去跟皇上說、、、、:”

“丞相大人,本官就是奉了皇上的命令而來的。”夢大人將手中皇上親批的搜查令微微一揚,堵住秦正森所有的話。

“帶走。”夢大人不再有片刻的耽擱,再次的下了命令,直接的將秦明月帶走了。

秦老夫人瞬間的僵滯,一時間實在是回不過神來,真的不知道事情怎麽會變成這樣的。

沒有害到那賤丫頭不說,明月還被抓去了大牢,而且還牽扯上了朝廷重犯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森兒,這可怎麽辦呀?”秦老夫人身子發抖,聲音發顫,此刻是真的嚇的沒了主意。

“夢大人手中有皇上的搜查令,如今又查到這麽多的證據,這一次隻怕誰都救不了明月,弄不好還會連累到丞相府。”秦正森一臉的陰沉,眸子中也隱過幾分擔心,他到現在也沒有弄明白是怎麽回事?

秦老夫人眸子微轉,望向一側的秦可兒,見秦可兒一臉的淡然,不見半點的異樣,微怔,難道是這個賤丫頭搞的鬼?

不,不可能,這個賤丫頭絕沒有那樣的本事,絕想不出這般周密的計劃,不可能是她?

那麽會是誰?

寒逸塵嗎?可是,她明明已經查清楚了,寒逸塵今天並不是京城。

她精心設計了這一切,卻沒有害到這個賤丫頭絲毫,見著秦可兒安然無恙,還一副完全無事人般的樣子,秦老夫人眸子中快速的隱過狠毒,唇角微動,剛想要說什麽。

“小姐,小姐,你快點回去吧,少爺好像受驚了,十分不舒服,夫人都快要急了,小姐也快去看看吧。”恰在此時,映秋急急的跑了過來,一臉慌張的喊著。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