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

第2節

快速的起身,整理著衣衫,秦可兒突然驚住,這副身子?!根本不是自己的,這纖細的手腕,這柔稚的素手,這含苞欲放的身子,絕不是三十歲的她該有的,似乎,似乎隻是一個十五六歲女孩子。

頭欲裂,記憶中突然湧現出一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片斷。

她?!她不會是穿越了吧?!然後被人下藥陷害,不,應該是這副身體先前的主人被人下藥害死,然後她穿越到了這副身體上。

想到這種可能,秦可兒心中一驚,再對上那男人的眸子,突感覺到後背發涼。

怪不得那男人一副狠不得將她生吞活剝,碎石萬段的神情,不,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若這兒不是現代,而是古代,那麽某些人是有殺人不用償命的特權的,而眼前的這個男人顯然正是那種特權的擁有者。

那狂妄的氣息,那霸道的孤傲,那冷冽的危險,所有的一切,都足以證明這個男人絕對不是那種能夠輕易招惹的人。

那眸子中的冰冷與狠絕,也足以說明,他絕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主。那殺她之心絕對是真真切切的。

想必,他定是恨毒了她。

現在,他是不能動,一旦他能動了,那她?

當然,若是她趁他不能動時,先下手為強、、、

隻是,她終究不是殘忍的人,更何況,他畢竟無辜,要說錯,也是錯在她。

那麽,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趁著這個男人能動時快點離開。

好在,她先前跌入泥潭中,沾了滿身滿臉的泥,雖然剛剛洗去了大半,但是臉上仍就泥點斑斑,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敢再有絲毫的遲疑,秦可兒整理好衣衫,快速轉身,邁步、、、

“你以為,你可以就這麽離開?”男人冰冷的聲音突然陰嗖嗖的傳來,宛如來自地獄的催命符咒。

正如秦可兒預料,他現在氣血逆行,的確不能動,若是能動,豈容的她、、、

而他臉上的麵具,隻是為了固定敷在臉上的藥。

秦可兒停住腳步,他的話提醒了她,即便她現在離開,以他的能力要找到她,也不是什麽難事。

一旦被他找到,那她會不會死的更難看,既然上天讓她重生了一次,她自然要好好活著。

記憶中,這副身體的原主人膽小呆笨,怯懦無能。

若她反其道而行,混淆視聽,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至少不會讓他那麽容易找到她。

想到此處,秦可兒回身,抬眸,揚眉,笑顏如花,“是呀,就這麽離開,好像是不太好。”

雖然此刻臉上泥點斑斑,仍就生動的晃眼。

男人挑眉,眼眸輕閃一絲意外。

卻見她緩緩抽出幾張銀票,臉上的笑容無限的放大,將那銀票壓在他的胸膛,唇角微勾,

“剛剛服務不錯,這是賞你的。”

“女人,你敢?!”頃刻間,那冰冷的眸子中怒火焚燒,所觸之處,世間萬物皆可化為灰燼,咬牙切齒的低吼中隱著幾分難以置信,這個女人竟敢?竟敢、、

“敢。”她輕笑依然,答的幹脆,她秦可兒還有什麽不敢的。

話語輕落,在他殺人的目光中,她瀟灑的轉身,邁出藥池,幽雅的離開。

他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她的身影,眸中的怒火不斷升騰,越燃越旺,此刻,卻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

好,很好,她最好是祈禱永遠別被他抓到,否則、、

隻是,他不曾意識到,他竟然生平第一次的動了怒,而且還是這般的怒不可揭。

雙眸一轉,望向她留下的銀票時,微眯。

秦可兒不知道的是,這銀票是京城一家獨有的,上麵還印有某人獨有的印章。

☆、第2章 她的天使

三年後。

高山流水,清曠悠韻,春風駘蕩,甘之入蝕,儼然是一副世外桃園的仙境。

四周的山坡上是滿滿的果樹,果林間散養著各種家禽,山穀中時麵而蕩的都是歡快的笑聲。

三年的時間,原本偏僻,空蕩的山穀已是鬱鬱蔥蔥,碩果富饒。

三年的時間,這兒已經陸續定居了百餘人,他們原本都是無家可歸的難民,如今卻皆是豐衣足食,安寧幸福。

隻因,三年前,她來到了這兒。

她坐在山石間,普通的衣著,簡單的裝扮,卻宛然遺落在人間的仙子,美的讓人無法呼吸。

唇瓣間含著淡淡的笑,寧靜而淡然,卻仿若可融化世間任何冰寒。

清盈的眸子,望向不遠處玩耍的孩子,微揚的唇角是滿足的幸福。

上天終究是厚待她的,竟然給了她這般寧靜的生活,還給了她一個意外的驚喜,那次後她竟然懷了孩子。

上天給了她一個兒子,一個她用性命嗬護的天使。

河畔間,不到三歲的小娃兒正在指揮著一群比他高出很多的孩子們玩著遊戲。

小小的身子,小小的胳膊,卻偏偏有著一種強大驚人的領導氣勢,有著一種超人的影響力與號召力,讓人不得不從,那就是她的兒子。

這是與生俱來的氣勢,或者是遺傳自他的吧?

秦可兒想起三年前的那個男人,即便當時他不能動,但他那渾然天成的霸氣,驚心動魄的氣場,足以讓人驚顫。

若她當時走遲了一步,這條小命隻怕就真的沒了。

若她事後被他找到,也定會死的很難看。

好在,已經三年了,他並沒有找到她,過了這麽久,應該可以風平浪靜了吧。

她現在隻想跟兒子一起過著這種平靜而安寧的生活。

“小姐。”急步走來的映秋望著秦可兒滿臉的幸福,欲言又止。

“什麽事?”秦可兒抬眸,眉角微動。

“京城那邊帶來消息,讓小姐立刻回京。”思索片刻,映秋再次開口,神情間更顯凝重,“皇上下旨,要為小姐與楚王殿下賜婚。”

“賜婚?”明眸遽沉,唇角的笑凝結,瞬息間勾起冰冷的危險,“楚王。”

楚王百裏墨,當今朝中最為強大,最有影響力的皇子,驚才風逸,文武雙絕,文能呼令全朝重朝,武能統領千軍萬馬,更傳言他乃天下第一美男子,是天下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呢。

看來,有人見不得她安寧。

一個要字,便足以表明真正目的隻是讓她回京,至於賜婚,或者應該另當別論。

畢竟當年的秦可兒可是京城的笑料。

三年前,秦可兒愛慕靖王世子南宮玉幾乎到了癡迷瘋狂的地步。

南宮玉走到哪兒,她便追到哪兒,死纏爛打的逼著南宮玉娶她。

南宮玉英俊瀟灑,才華橫溢,卓越不凡,是京城中眾多女子的夢中情人。

秦可兒呆笨愚頓,醜陋不堪,一無是處,是京城中人人欺負的恥辱笑話。

南宮玉對秦可兒自然是厭惡之極,避之唯恐不及,自然不會善待她,隻會處處羞辱。

而偏偏秦可兒的腦子呆蠢的讓人著急。

所以,每次的結局,都是毫無意外的悲慘。

酒樓中,她見到他欣喜若狂,步步緊隨,被灌至爛醉,扔在大街上。

馬場上,她為了追他,從馬上墜落,摔到半死。

如此的事情,數不勝數。

當年,秦可兒儼然就成了恥辱與笑料的代名詞。

當年,秦可兒的母親寒殤衣吩咐秦可兒出門必須帶著麵紗,否則不準秦可兒出門。

所以,外人都不知道秦可兒的樣子,隻以為她醜的無法見人。

南宮玉雖然對她厭惡之極,卻也隻能處處羞辱,不能真正把她怎麽樣,畢竟她的父親乃當朝丞相,外公寒大人乃三朝元老,更有一個誰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寒逸塵。

直到那一天。

酒樓之中,秦可兒如往常一樣纏著南宮玉,在被眾人百般羞辱時,慕容青青緩緩而來,深情款款的走到南宮玉的身邊。

慕容青青是京城出了名的才貌雙全。

南宮玉望向慕容青青,一臉的溫柔,一臉的情深。

“慕容青青,你走開,世子是要娶我的,你不可以勾引世子。”秦可兒雖笨,但是他們表現的這般明顯,她自然能看的出。

“哈哈哈、、、你這個醜的不能見人的蠢貨真是好笑,真不要臉,還妄想大哥娶你,你也不看看你那惡心的樣子。”南宮堂毫不留情的嘲笑出聲。

“真夠惡心的,明明是她一直不要臉的纏著南宮兄,她倒還有臉指責慕容小姐。”

“慕容小姐才貌雙全,她算什麽東西,惡心的要死。”

“是呀,南宮兄跟慕容小姐那可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秦可兒聽著眾人的嘲諷聲,又急又怒,本就魯莽衝動的她,此刻氣的眼都紅了,身子亦忍不住的發顫。

“你們不要這麽說秦小姐了,她好可憐。”恰在此時,慕容青青突然略帶責備的出聲,眉頭輕簇,卻依就美豔如花。

她快速的走到了秦可兒麵前,一臉擔憂的安慰道,“秦小姐,你沒事吧。”

隻是,在假裝安慰秦可兒之時,卻靠近秦可兒耳邊,用隻有秦可兒聽的到的聲音冷聲道,“秦可兒,你這個惡心的樣子怎麽配的上玉哥哥,玉哥哥是我的,我跟玉哥哥馬上就要成親了。”

聽到她的話,秦可兒腦子轟的一下炸開了,瞬間呆愣,怔怔了,忘記了所有的反應,恰在此時,不知道誰在她的手中塞了一把匕首。

秦可兒還沒有弄清楚是怎麽回事,手中的匕首便刺進了慕容青青的腹部,鮮血頓時四散出來。

“青青,青青、大夫。”慕容傑急急的喊著,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便抱著慕容青青快速的離開。

片刻之後,大夫宣布慕容青青可能會終生殘廢。

“秦可兒,我要殺了你,我要為青青報仇。”南宮玉一雙嗜血的眸子極為的恐怖,瘋了般的拽著秦可兒直奔皇宮。

“啟稟皇上,秦可兒故意刺殘慕容青青,南宮玉用先皇禦賜的玲瓏玉戩懇請皇上處死秦可兒。”大殿之上南宮玉一臉的狠絕,想到平時秦可兒的糾纏,想到慕容青青可能會殘廢,南宮玉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絕裂。

玲瓏玉戩是老靖王用生命換來的。此刻南宮玉竟然用它來求皇上處死秦可兒。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章節目錄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唐夢若影  所寫的妾色(作者:唐夢若影)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妾色(作者:唐夢若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